我和狗狗在车里啪啪啪|边走边做上楼梯还连着

旅游攻略 2020-01-0458未知旅游网

雅妮这座漂亮的小镇,在他铺天盖地的蹂躏下丢盔弃甲,一片狼藉。

 

每一次爱的撞击,她雪白的小柳腰扭动如蛇,下面垂挂更是疯狂的晃荡,好像随时会飞出去!

卧室内弥漫着浓浓的爱的气息,还有雅妮销魂蚀骨的声音……

 

两具光溜的身子终于并排躺了下来,呼哧呼哧喘个不停。

 

雅妮早成了一堆烂泥塘,只有游气出入,好像死了一回。

 

很快,两个一起进浴室冲了个凉,完了双双回房,像夫妻一样并排睡下,沉沉的进入了梦乡。这一觉睡得贼香,等她再来,已是下午四点钟,窗外的阳光照进来,她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很美好。倏尔地,雅妮一扭脸,发现继父在睡梦中都挂着甜美的笑容,顿时,她也欣慰的笑了。

 

只要继父开心,她就开心。她现在才知道,原来自己深爱的男人不是什么郝仁,而是继父欧阳博。

 

为了心爱的男人,她甘愿为他付出一切!

 

雅妮情不自禁的俯身到心爱的男人面前,捧着男人的脸,突然一口吻住了教授薄薄的嘴唇。她一把撬开牙关,找到继父的舌头着魔似的吸吮起来。她的葱白纤手也没闲着,而是直奔欧阳博的腿间,捉住他的家伙事儿……

 

噌!

 

很快,欧阳教授的家伙事儿就被唤醒,像气球充气,飞快的膨胀成粗大的香蕉!

 

吻着吻着,雅妮突然发现,她的香舌被继父咬住了,才知道唤醒了他。顿时她噗哧一乐,就跨坐上去,那滚热的家伙事儿就被她吞没了!

 

欧阳博才知道自己进入了一个无比温暖的花园,花园里姹紫嫣红。只见一条香喷喷的羊肠小径,那羊肠小径十分的紧凑,牢牢的包裹着他。瞬间欧阳博就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快感袭遍全身!

 

“教授,爽不爽?”雅妮到底是女人,她坐了没两下,就全身瘫软无力,不得不求饶道:“妈呀,受不了了,咱们换个姿势!”

 

说着雅妮就高高抬起浑圆的龙尾骨,把俏生生脸蛋埋在枕头上,妩媚的催促着,教授,你来要我呀,狠狠的要!

 

 

9

 

第9章

这一要,要到了晚上六点半,雅妮肥沃的土地被欧阳博翻来覆去的深耕,满屋子都是浓浓的幸福的味道。欧阳博憋了五年的需求,一古脑的倾泄了出来,他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耕牛,把雅妮耕得死去活来。

 

当天晚上,雅妮早早就睡下了。她发现跟继父发生了好事后,不但吃饭吃得香,人都更精神了!谁能想到,她都是有夫之妇,居然还能梅开二度,跟继父发展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。不仅如此,她躁动的灵魂像是找到了家,睡觉都睡得无比踏实。

 

至于欧阳博,他跟雅妮的精神面貌一个样,打从跟雅妮好上了,他像换了一个人,心态变得更年轻,更加的充满了朝气。神奇的是,他老牛吃上嫩草后,像是打了鸡血,变得干劲十足,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。

 

一改往日的暮气沉沉,欧阳教授一下子年轻了十岁!

 

积年的鳏夫有了心爱的女人,他第一件想到的就是赚钱!他想趁着还没退休,要努力赚钱,让雅妮和她的孩子享受到更优渥的物质生活。眼下,继女跟着那个办公室主任郝仁,两人挤在一套一百平的按歇商品房中。虽然说生活条件也不差,在郡海这座二线城市,也属于小康家庭。

 

但是,郝仁老实,不怎么赚外快,一个月就七千元死工资,每月还要被银行划走一大半。连雅妮的收入都比他高一截,两口子同时上班还没那么大压力。继女出嫁时,欧阳教授送了一辆三十万元的车,两口子还要养车。打从继女生了娃,在家当起了全职太太,一家的重担就落在郝仁一人的肩上。

 

要不是欧阳博每个月支援几千块,郝仁根本遭不住!

 

还好欧阳博跟前妻的儿子欧阳耕挺有出息,在美国一家知名科技公司担任高管,拿到了美国绿卡。不仅如此,还在美国买豪宅豪车,娶了一个漂亮的白人太太。

 

最让他欣慰的是,儿子能独挡一面,什么事都不让他操心。

 

这让欧阳教授可以一心一意做学问。要是没有雅妮闯入他的生活,兴许他就按部就班,无风无雨的过完下半生。

 

现在不同了,雅妮代替母职,对他无私的付出了一切,爱他就不说了,还无私的献上自己的肥田给他享用。这样一来,他就得担当起保护她、照顾她的责任!

 

一向心高气傲的欧阳教授破天荒地,主动拨通了省电视台马台长的电话。

 

说起马台长,还是自己带出来的硕士生,芳名叫马婉晴,年约三十五六。此女崇拜他多年,看中他在国内的名气和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,一直想邀请他入主电视台主办的一档婚恋节目,叫做妻子保卫战,想让他担任节目的特约嘉宾。而且因为节目收视率爆表,给的出场费很高,每周录一期,每期的出场费二十万元!

 

这个身价,兴许对一线明星来说不算什么,但是对欧阳教授这个视金钱如粪土的知识分子而言,这可是一笔巨款!

 

欧阳博很清楚,一旦拨通马婉晴的电话,自己就会可耻的成为以前抨击的那种人。以前的他一直主张,一个知名教授,要耐得寂寞,守得住清贫,做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。为此他专门在坐拥千万粉丝的微博,点名骂过某某教授为了钱,什么电视都上!

 

可如今,为了能让雅妮过上更优渥的生活,欧阳教授不得不打自己的脸了!

 

再说马婉晴。她突然接到偶像老师的电话,激动得不能自已,相约明天上午十点,在城南的公主山风景名胜区见面。

 

新的生活即将拉开帷幕,欧阳博失眠了。

 

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客厅突然爆起了电话铃声。对方打了好几次,一直没见雅妮接,欧阳博就滑下床头,打开客厅的灯,果然是继女把手机落沙发上了。

 

拿起手机,是女婿郝仁打来的,接通后欧阳博还没开口,电话那边郝仁就着急的说:“老婆,你要快点拿主意!高局点名让你陪,是他看得上咱家,你不能再拖了,过了这个村,就没有那家店!你知不知道,有多少人打破头都想当副局长?”

 

“……?”闻言欧阳博如遭晴天霹雳,他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雅妮老是往娘家跑,一住就是十天半月,原来是为了躲郝仁!

 

郝仁这个王八蛋,就为了一个副局,居然甘愿把老婆豁出去!

 

欧阳博大为震怒,一时半会儿,他气得都想摔手机!

 

不过,他很快冷静下来。说起郝仁这个女婿,性格是有点软弱,可女婿对待他这个老丈人,不说多么多么好,至少明面上过得去。最主要是,郝仁对雅妮的爱差不多就是宠溺。再说了,如果现在就撕破脸皮,那不满周岁的外孙子怎么办?

 

不仅如此,是雅妮跟郝仁过日子,她俩才是夫妻。怎么样还得雅妮自己拿主意,他做老丈人的,不能过多插手。

 

电话那边,郝仁没有察觉出丝毫异样,还以为是妻子雅妮在接电话。继续鼓动三寸不烂之舌,只差没说出花来。

 

欧阳教授实在听不下去,一把挂断了电话。回头发现继女倚在卧室门口,一脸求助的望着自己。

 

“雅妮……”

 

“爸爸,郝仁应该是没办法了,你不要怪他!”雅妮身穿一袭爆乳睡裙,轻移莲步,挨着继父坐了下来。

 

“什么,你同意陪那个什么高局长吗?我不准你去!”欧阳博铁青着脸道。

 

“爸爸,我不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啊,你以为我会去嘛。人家最爱的男人是你,放心吧!”说完,雅妮含情脉脉,便是在继父的薄唇上亲了一口。

 

欧阳博搂住雅妮,热烈新吻着她可爱的小嘴儿。心疼的说:“妮儿,要不了多久,我会给你一个惊喜!”

 

他说的惊喜,是想送继女一套全款的商品房,写雅妮的名字,给她一生的保障。

 

“爸爸,什么惊喜呀?”雅妮一听有惊喜,顿时兴奋起来。

 

“先保密!”

 

雅妮不依了,甩动着丰满的身子道:“坏爸爸,故意吊人家胃口,不理你!”

 

欧阳博一把将继女拉入怀中,温香软玉,抚摸着雅妮身上又香又软的肉,欧阳教授的家伙事儿再次撑了起来。

 

雅妮察觉他又想要,吓坏了道:“爸爸,悠着点儿!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田呀!过几天给你,好嘛?”

 

欧阳博最爱的就是雅妮高耸的大雪峰,圆滚滚,一摸就会充气,鼓起个高高的大包。

 

 

10

 

第10章

别说,这俩宝贝疙瘩,是他的心头好,摸着就让人心旷神怡。不仅如此,雅妮的屁蛋子更是滑腻Q弹,不摸则已,一摸就止不住的兴奋。那种占有和征服的成就感,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!

 

在雅妮的龙尾骨那儿摸了两把,雅妮的俏脸就绽开了桃花,吐出香舌来,让欧阳教授吮咂。一会儿,雅妮丰满的身子就成了光溜溜,她浑身无力,明明都沦淊了还在苦劝:“教授,你一天这么多次,我怕……怕你累坏了身子骨。要知道,漂亮的女人是台榨油机,会把你榨干的呀?明天,明天给你好不好?”

 

“妮子,没办法了,我太爱你,现在就要你!”欧阳教授就像饿狗见到香喷喷的肉骨头,让雅妮高高的抬起了浑圆的龙尾骨,猛地一送,就把雅妮花园里的羊肠小径塞满了……

 

足足半小时后,欧阳博这才哆嗦了起来,把自己的精华全部送给了雅妮。雅妮娇喘着瘫倒在沙发上,因为接连两次高朝,粉嫩的身子一直兴奋得发抖。两个还搂着说情话:“爸爸,爱你好幸福哦。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!”

 

“雅妮,爸爸也是,爸爸虽不能让你大富大贵,但是能保证你衣食无忧!”

 

两个就去浴室冲凉,还没出来,突然家里就响起了门铃。

 

欧阳博先完事,他穿着大裤衩子走出来看猫眼,发现是女婿郝仁。瞬间欧阳博心里一咯噔,鹤步返回浴室,小声的告诉雅妮,是郝仁!

 

雅妮得知是丈夫郝仁,这么晚上门,他肯定有重要的事情。慌乱中,她就让继父赶紧回房睡觉。见继父熄了灯,这才裹着浴巾,面如古井不波的出来打门。郝仁看了一眼老丈人的卧室,得知老丈人睡着了,他没二话,拉着妻子直奔妻子的卧室。

 

关闭了房门,小声的催促道:“雅妮,你知道副局长这个位置有多吃香吗?仅我亲眼看到的,就有五六个主动倒贴高俊马!高俊马都看不上,他点名要你去!老婆,求你了,我这次升不上去,那我的主任一职就悬了啊,很快就会被挤掉。这不是开玩笑的,求求你!”

 

见丈夫低三下四的哀求,一遇到大点的事情,就六神无主,一点应对能力都没有。如此懦弱的男人,雅妮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她失望的道:“郝仁,我知道你做梦都想提拔,可是,你不能牺牲自己的老婆呀?那个高俊马,一看就是条色狗,此人说话不一定算数,我不去!”

 

雅妮心中至爱的男人是继父欧阳博,继父刚在她的蜜罐里享福,她不能也不会脑子犯浑,干下伤害继父的事情。再说,别的男人她根本都不想多看一眼!

 

“老婆,高俊马就好这一口,色是色点,可他说话算数的!你就去喝个酒、跳个舞啥的,他又不吃人!”郝仁费尽口舌,发现妻子油盐不进。他一赌气,就想拿妻子发泄。

 

猛地把雅妮推倒在床上,爪子在她挺拔的巨峰上乱摸,见喷出一股白浆来。顿时兴奋的一口亲了上去,随即,郝仁就把雅妮翻了个个儿,试图让她高高拱起屈辱的姿势。雅妮的旱道刚刚被继父开发,她要是拱起龙尾骨,肯定丈夫一眼就能发现。

 

所以,她死活不肯就范。

 

两个就在床头扭打起来,混乱中郝仁伸手去下面摸,顿时就像猫打了尾巴,直蹦起来,低叫一声:“怎么回事,你旱道怎么开了?”

 

雅妮就知道,菊花被摘这事,郝仁早晚会发现。只是她没想到,来得这么快。还好她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说辞,一骨碌坐起身,流泪道:“老公,对不起,昨晚上我出去倒垃圾,遇到一个蒙面人,把我强暴了呜呜!”

 

“什么?!”闻言郝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瞬间他满面煞白,绝望的一尾股墩跌坐在地。他表情很痛苦,气得捏起拳头锤地,眼神也变得很可怕:“雅妮,你被人强了,咱爸知不知道?”

 

“爸知道不会气死呀,肯定不能让他知道嘛,呜呜!”雅妮知道说谎很可耻,可她没有办法,总不能陷继父于不义。

 

“哦,那个王八蛋是谁?”

 

“他蒙着面,长得瘦小,但是很有力,我根本斗不过他,我没用呜呜!”哭着哭着,雅妮擦干眼泪道:“老公,我一直想报警。可又怕影响你的前途,又怕你难过。所以我……”

 

“尼玛,报警,必须把那个千杀的坏蛋绳之于法!”郝仁一阵锤胸顿足后,怒气冲冲的掏出了手机。可是一拨到110,郝仁很快冷静下来,他懊恼的扔下手机道:“不行,节骨眼上,我能不能提拔就在这几天了。这事千万不能传出去!”

 

“郝仁,不报警,就这样放过那个坏蛋吗?你……”

 

“老婆,你听我说。反正事情都发生了,你忘掉这件事。眼下当务之急,是你得帮我,只要你搞定高俊马,副局这个宝座非我莫属!你放心,只要你帮我,你被强暴的事,我一概不追究,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以前我多爱你,以后我会加倍的爱你!”郝仁赌咒发誓道。

 

见老公把话说到这份上,雅妮就明白了,事已至此,容不得她不答应。如果她不把郝仁扶上副局宝座,到时候,郝仁追究起来,一旦查到继父头上,那只会害得继父身败名裂!

 

沉吟了一会儿,雅妮终于点头说,郝仁,我只陪他喝酒、跳舞,别的可不行!

 

“亲爱的,你真贤惠,我没娶错你!”郝仁见妻子终于开了金口,不禁狂喜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欧阳博打扮一新,和雅妮说,出去办个事。就离了家门,开车来到城南的公主山。公主山以泡温泉出名,而且这里的温泉都是天然温泉。温泉海的下方,半山腰盖着一排排的宾馆。商家把山上的温泉引入包间内,每天都能吸引各地有钱人到这里泡温泉。

 

欧阳教授抵达的时候,马婉晴早就开好了豪华包间。不愧是偶像的待遇,马婉晴给他开的包间,一天就要三千元,相当于普通打工仔一个月的工资!

 

不过,他进入豪华包间,才知道这三千块花得值。一个字就是大,大大的客厅,豪华的装饰,四壁还有天花板,都绘制了大幅西方为背景的美女画。那些大洋马一个比一个丰满,赤溜溜不着寸丝。

 

更美的是马婉晴本人。只见眸似桃花,脸赛芙蓉。比起雅妮的温婉,马婉晴的性子更加泼辣,快人快语,办事雷厉风行。毫不夸张的说,就是个霸道总裁。

 

还在上大学时,马婉晴作为郡海大学的校花,因为能歌善舞,外形又靓,到处走穴赚钱,还得到过省台的校花大奖赛的冠军。还没毕业,马婉晴就名声大噪,得到省台领导赏识,一出校就加盟省台,当上了省台的美女主播。

 

令人目瞪口呆的是,短短十年时间,马婉晴一路青云,爬上了省电视台台长宝座!

 

期间马婉晴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,但是她一直忘不了心爱的欧阳教授。她那口子受不了,就离了婚。

 

欧阳博在来之前,就知道,这次的温泉山之约,他得给点甜头。

 

毕竟,他想上镜,想赚外快,肯定不能得罪她。

 

原本,欧阳博以为自己足够心大,拥有了继女雅妮,还能跟别的女人暗通款曲。他高估了自己,哪怕是马婉晴这种风情万种的大美女,教授仍然没有动心。他跟雅妮热恋,眼里就只有雅妮,装不下别人了!

 

“欧阳老师,你单身我未嫁,为什么不敢看我?你知道的,我暗恋你十年,我天天想你,一有空就偷着来看你,你的心是铁打的吗?难道我做得还不够?”本来这种示弱的话,不该从一个台长嘴里说出来。事实上,马婉晴一直以霸道总裁的形像示人。她在欧阳博面前也一样强势。

 

这一回,马婉晴实在是端不住了,才在欧阳博面前失态。

 

“婉晴,你别这样,我是你老师啊。师生恋是违反纪律的!再一个,我五十岁了,是个老头子,大你这么多!”现在的欧阳博天人交战,可以说矛盾极了。一方面,他需要靠马婉晴出镜挣钱,没有马婉晴点头,他上哪挣外快去?

 

挣不到更多的钱,靠那一万元的死工资,猴年马月才能挣到一套房子的全款?

 

“老头子怎么了,你才五十岁,怎么就成老头啦?人家八十二的都能娶二十八的,凭什么你不能娶三十五的?”马婉晴一激动,立刻原形毕露,很快露出了霸道总裁这条尾巴。

 

欧阳博摇头如拨浪鼓:“婉晴,就算咱俩能在一起,你爸这关就过不了。我只比你爸小五岁,他还没退休!还有你小妈,才四十岁。老俩口不会同意的!”

 

“没错,早几年我爸确实反对我嫁你。但是我为了你离婚,他也无话可说!至于我小妈,我嫁谁不需要她的同意!”马婉晴媚眼流波的看着他道。

 

“这……婉晴,我命硬,是个克妻货。我真不能祸祸你!”欧阳博迟疑的道。

 

“什么叫祸祸,我看上你,是我心甘情愿。没有你才叫祸祸!哎,甭装了,我就没见过不打野食的猫!”说着说着,马婉晴就皮了一下,伸出纤纤玉手,把爪子探入欧阳教授的裤腰带下面,一摸就尖叫起来:“妈呀,这么大!欧阳老师,原来你也喜欢我,要不你怎么……!”

 

见马婉晴这么兴奋,欧阳博大为尴尬:“啊?昨晚吃的狗肉,那东西壮阳……”

>>>>全文在线阅读<<<<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showshowme旅游网 版权所有